改名狂魔

所有内容均不上升
我想产粮,但我很懒

我越来越觉得追东西容易zqsg
不止追星追剧,泛指一个“追”

【白鸥】

“怎么了?”

“我好像忘记了什么。”

“是忘记了什么人吗?”

“不,

  是魂。”

【白鸥】 都给我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白敬亭发现的!!!赞美白敬亭!! @白敬亭w

我的天一段时间没上lof白鸥圈疯了吗🙊我永远喜欢白鸥永远喜欢白鸥圈的各位太太!!!!!!!!

“陪我去酒楼喝一杯吧。”
“去什么酒楼,去我家。”
“也好。”
沈追x蔡荃,好吃极了🙊

莽荒纪我真的越追越开心😂
剧情真的😂估计导演是想拍出传统网文那种爽(?)
所有人几乎都单向暗恋👏除了男女主,结果还要被修炼功法所拆
我真的很喜欢大师兄了🙊
一开始靠余薇的颜撑下来,现在多了个冬七的颜还有大师兄的苏以及整部剧狗血的情情爱爱(啊加个黄伯可爱老头)
所以我现在很难熬过周四周五周六周日了😂
前几集就是
纪宁:遇事不决莽一波,疑难困惑找黄伯
自从到了黑白学宫就是
我爱你,你爱我,或者我爱你,你不爱我不管怎样大家一起谈恋爱
神王心里苦:怎么只有我想着推动剧情呢
btw有没有计数君算过余薇到底晕了几次😂

不毒奶不毒奶
好好萌cp🤘

真的太虐了
我的虫铁,我的奇异铁,我的幻红,我的锤基,我的盾冬,我的寡
(叹气)
再次对罗素兄弟表示敬意,人物众多却没有冗杂的故事。
再次哭一下我的虫我的铁。
再次对灭霸cnm。

【一些神经兮兮的想法】
最近补档琅琊榜刚好把花絮也补了,然后就看到了誉王的采访
大意就是鸥很爱自拍,摆太极pose自拍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这么傻的可爱真的是我的爱豆吗!!!!!】
然后忽然想到了陈总陈一凡
那不就是时隔千年终于学会了太极的般若(?)
这么一看她真的跟太极很有缘了_(:з」∠)_
所以有没有太太想写陈一凡x秦般若的🙊难度好像很大(不要脸敲碗等粮🌝

【楼春】憾

忽然get到了楼春,一觉醒来心血来潮的产物


ooc我的,文笔有限,不上升

私设如山


我是一个守门人。


我的职责是每天负责登记进入我身后这扇门人的名字,有时间的话我还会问点他们人间的趣事,毕竟那上面人生百态,听起来能缓解一下在这久坐的无聊。

这门就是一个分割点,进去就代表着黑白无常两位勾魂使者完成了任务。

迎面走过来的是一位老人,虽住着拐杖却迈着稳健的步伐,每一步都踏踏实实地踩上一格地砖,我丝毫看不出他有多恐惧死亡,反而像是早已做好准备一般。

他坐在我面前,老花镜架在他高挺的鼻梁上,却遮不住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脸上的皱纹已经被岁月和人世间的琐事刻画地无比清晰,依然掩盖不了他棱角分明的五官。

看得出来他是个很干练的人,而且,很累。

“什么名字?”其实我是知道的,从他坐下来不到几秒我便大概对他一生有些轮廓。可是还是得走流程不是嘛。

“明楼。”一句低沉又带点沙哑的声音,面前这位老者的回答莫名威严,我居然不敢抬头望着他,反而顾着在纸上记上他的名字。

这位前来报到的人之前我就略有耳闻了,人间上发生的大事我们底下的多少都会知道一点,毕竟还是要做点功课的,就在貌似前几日就传出了政府财政部经济司首席财经顾问逝世的消息,这位掌管重庆经济的代表,以及他身上的多重身份,令他去世时注定是个大新闻。

“年龄?”

“72。”

“婚姻?”

“未婚。”

……

在走完一系列该登记的东西后,终于到了我的解闷环节。

“有没有什么遗憾是想忘掉的?”我挑了挑眉,看着他,用着自我认为还算诱惑的话语,“说出来吧,反正这世结束了,你也可以选择遗忘掉这些不开心的,高高兴兴的进门。”

说罢我偏了偏头摆向身后那扇门,放下了手中的笔,意在告诉他我不会多记录任何一个字。

何况只要他坐的越久,不用等他说,我便有能力在他身上看到更多的故事。

他默了许久,低下了头,再次抬起时不知为何显尽苍老疲态。

出乎意料的,他居然开口了。

“有一个人我一直欠着,”他顿了顿,肩膀松塌了下来,整个身子靠在红木背椅上,似乎这种坐姿好久没有实现过,“不多不少,刚好欠了一辈子那种。”

长期绷紧的神经在轻松的一瞬间,打开了他从没跟人诉说的故事匣子。


明楼其实有空的时候,便会去看海。

不是打羽毛球那种一边打着一边套话,而是真的闲下来,谁也不需要理会的那种空闲。

像这种战乱年代的上海,到哪躲着都不安全,可唯独在海滩能让他缓缓,也许是海浪击打礁石的声音像是在洗刷着他心里面某些东西。

明楼又来了。

这一次他身边不会有人了。

就是那个看到他会立刻面笑如嫣跑着碎步过去扑向怀里,被世人所唾弃的女魔头。

很久以前还是情侣的时候,他们会经常到海边走走,手挽手那种,也不用顾忌着什么,听身边的人不厌其烦地讲着她所有的期待。

“我喜欢西式的!西式的婚礼!最好是有个神父在面前询问那种,这样教堂所有人都会把注意力放咱们身上。”身旁的人把抓着他臂膀的手又用上了点劲儿。

“哈哈哈好呀,西式的也不错。”

“恩……还有白裙子,配上一条白珍珠项链,”她好像在苦恼着什么,“戒指嘛……暂时没想好。”

明楼伸出一只手,轻轻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都由你安排好吧?”

年少的憧憬,是多浪漫的一件事啊,浪漫得不可思议,浪漫得有向这世界对抗的勇气。

可惜只有她有。

大姐的怒火与家族把他们拆散了。那天下着大雨她在外面跪了一晚上,也没有感动到谁。

“你只不过是明楼翻过的一本书而已。”


落日将大海炙烤得火红火红的,迎着从大海吹过来舒缓的海风,明楼住着拐杖慢慢踱着步。

一旁的寄居蟹受了惊,抬着它细细的八条腿钻进脆弱的海螺壳里。

明楼看了眼表,反正正指向罗马数字ⅵ,她已经迟到了半小时了。

噢,对了,她不会来了,早就不会来了。

明楼把眼镜摘了下来,揉了揉眼睛,在心里责着是自己糊涂了。

他抬起右脚搭到一块礁石上,真想学这落日把脸埋在海里清醒一下。


他的理智告诉他要以大局为重,先有国再有家,一遍又一遍,生怕自己忘记。

两人的立场注定着悲剧,明楼深知其中,可是也无可奈何。

给她买了许多首饰,唯独没有戒指,因为她还没选呢。

还欠着她一个不可能举办的婚礼。

所以在面粉厂凝视着躺在地上她时,他一时间感到的是愧疚。

他也带着这份愧疚渡过了剩下的日子。


迎接死亡的那一天他忽然想回到一个地方。

他拒绝了阿诚的同行,甚至不顾大雨击打窗户的提醒声,连伞都没拿就独自钻进了车里。踩下油门,头也不回朝着他该去的地方驶去。

明楼来到一个早已荒废的地方,只有并排的树木迎接客人的到来。

费力地打开车门,掏出拐杖,也不顾被雨打湿的泥泞是否沾染上裤脚,他慢慢往前走去。

雨水打烂了他的发型,打湿了浑身上下的衣服,他全然不顾。

因为他好像看见了什么,前面有个姑娘迈着腿绑着毛巾在跑步。

怎么会有人下雨还在跑步呢?

可他好像发现了宝藏一般,厚厚的镜片掩不住他眼里的欣喜,他加快步伐,用尽全力赶上去。

他已经老了,完全不可能赶得上,笨重的双腿无法满足他想要的速度,反而还互相拌了拌,重重地摔倒了地上。

眼见那位姑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想叫住她,也是开了口才知道,盛大的悲怨已经填满了整一个人,张嘴却如同小孩哭的般,已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偌大的荒凉地只剩下他的呜咽。


坐在我面前这位老者镜框里全是泪水,他讲完了,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你要选择忘掉这段遗憾吗?”我问他,不知为何有一股心虚。

他擦拭了一下黯然无神的眼睛,“不了,我想带着这份回忆去见她。”

说罢便起身,酿酿跄跄地走进后面的门。

待他走进去后,我从抽屉里翻出来几十年前的记名本,翻了半天终于找到他那位亏欠的人。

纸上记着三个字:汪曼春。

Fin.

感谢你看到了最后👏,第一次写楼春,人物形象不怎么会把控,而且是心血来潮的产物,质量一般见谅
因为有汪曼春所以打上tag,可是关于曼春的内容颇少,如果要删除请私我👌
最后打滚赖皮求评论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