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饭的cp世界第一甜

是很菜很菜的咸鱼一条

草莓
剧透我真的错了,短篇弥补一下我的过错
 
录制完无忧客栈后,王鸥匆匆赶回化妆间。本来就是请假出来,这次剧组居然特批了她们两个人的假条,想到那位书白读了的宝宝,王鸥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
可惜她还要赶去拍杂志封面,这一期明侦结束后的例行火锅聚会她是没法参加了。
那你们吃的开心呀。往群里发送完消息之后她等不及化妆师了,自己动起手来。
“我说你这么急干什么呢。”熟悉的声音又好像有点依赖感传过来。
她抬头,瞅见了映在镜子里的白敬亭,懒洋洋靠在化妆间门旁,看着她卸妆。
还没等她回答,“这屋里头难得咱俩,”他带上门,“急着回剧组见顾南衣呀?这不在这嘛,干嘛溜得这么快?”
“我说你这小孩能不能正经一点,明明是个斯文的爱读书的宝宝才对,没大没小。”王鸥瞥了白敬亭一眼,忍不住调侃起他这期的角色。“我还得赶去拍完杂志才能回剧组呢,今晚的火锅多吃点啊,我那份别客气。”
“你这也太忙了吧,好歹休息一下啊。”白敬亭忽然有点生气。“在剧组咱对手戏又没多少,好不容易来录大侦探居然还是我的嫂子……”
王鸥听出了白敬亭语气里的委屈,“好啦,后天剧组见。”
“真冷漠。”白敬亭嘟囔了一声,瞅见了王鸥手里的卸妆笔,一个念头闪过。
“别这么快卸妆呀,我给你画点东西嘛。”说着凑到王鸥跟前。
“恩?画什么……诶……你……”
 
白敬亭离开化妆间前,王鸥气急败坏地留下一句话:“死小孩老不正经的。”
溜出化妆间,白敬亭回想着吻她脖子时王鸥的脸,简直不能再红了,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嘴,哈,她是草莓味的。
 
 
“鸥姐,一定要穿高领吗?”经纪人疑惑着王鸥今天的执着。
“啊……我觉得高领比较适合这裤子嘛。”
看来今天拍杂志的王鸥也在为脖子上的草莓而愁个不停。
 
 
 
 
好了我错了我对不起群里还没看节目的小伙伴我罪该万死555555自产小短篇求原谅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