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饭的cp世界第一甜

是很菜很菜的咸鱼一条

【白鸥】缘

【白鸥】缘

想写很久了,灵感是五老师剪桃花诺的视频还有各位太太当时的截图还有无忧客栈


 

ooc预警,文笔见谅

不上升

 

白逍遥是在傍晚中苏醒的,睁眼时眼前是一片粉红色。待他再仔细一看,是自己躺在桃花树下了,脸上还落下了一篇花瓣。对了,赶路太累,难得一遇一片桃花林,便随便找了棵树靠着歇息一会儿,不知不觉睡着了。

这一觉得睡了有3个时辰,累到也不是唯一的原因,闻着这一片清香的桃花味便让人不自主地睡着了。白逍遥扭了扭脖子,活动一下筋骨继续赶路了。

他其实是不太愿意这么快会到昆仑山去的,若不是师傅何田玉三番四次地飞鸽传书以蓉师姑即将巡游回派的理由催促着他上山,他倒愿意在市集上多转转。那的东西多,新鲜,人也淳朴,待他厚道,经常让他以捉妖降魔的故事抵酒钱,客人小孩们都被他讲的故事给吸引,老板自然就高兴,唯一闷闷不乐的大概是只有在一旁扇扇子份的说书大爷。

白逍遥喜欢这种生活,即使他知道自己不能常常逗留在祥和的气氛中,他明白自己口中那个斩妖伤魔的人才是他应该做的。

每回讲故事他都会尽量把自己的英勇给缩小缩小,可是他仍然能从孩子们的目光中看到幸福,他本意不是为了免单才开口,他也不是一个善于交际的人,也许是出于他与生俱来的大侠气概,第一次想回绝时没成功,便从此开发了他讲故事的技能。

一路上边走边盘算着这次下山除的妖,掰着手指念叨着数字,发现自己还差一只就能突破一千的大关,白逍遥不免有点开心,恍惚间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家客栈跟前。

客栈大门敞开着迎客,屋里坐着一个身着粉红衣衫的女子,正举着梳妆镜,左看右看自己头上那顶象牙簪子戴好没。

白逍遥愣了下,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走进了这家客栈,粉红女子还在照着镜子,丝毫没有留意到他的到来。

毕竟是身经百战的人,白逍遥马上判断出眼前坐着那名女子是妖,她身上的香味与屋外桃花林的味道如出一辙,看来是只桃花妖。

还是一只挺爱美的妖。

还没一点危机意识。

白逍遥从来都不是犹豫的人,一遇到胡作非为的妖怪他们都没有挣扎的份,在对他扑上来攻击前白逍遥就会拔剑而起。

可是他没感受到一点危险的气息,反而就跟他讲故事时一样安全,是自己已经沉浸于平时的安稳了吗,站在妖面前躯体竟然没有任何紧张感。

女子终于放下了手中的镜子,察觉到了白逍遥的到来,有点慌张地站起身,也许是她动静有点大,白逍遥对妖的警惕性一下子上来了,右手已经放到了剑柄上,却因对方的一句话愣了神:“客官,您要吃点什么?”

不是?她还真是个店小二?

一时间陷入了沉默,在酒柜那嗑着瓜子的老板娘也注意到了这边的不对劲:“哎,还不会做事吗,赶紧招呼客人坐下啊。”

“啊啊,是。”她应着老板娘,把白逍遥拽下来坐了,用以为谁都没有发现的动作收起了那面镜子,一脸盼望的看着白逍遥把之前的那句话又重复了一遍:“客官,您要吃点什么?”

 

 

他们相识在一个他赶路的日子,相处于他不管去哪都会兜回这片桃花林的时光。

她说她名儿就一个字:鸥。

怎么会有桃花妖叫鸥呢?回应白逍遥的是她的耸肩,也对,她能知道啥呀,名字对妖来说往往不只是一世,而她也不过是才成妖而已,得庆幸她成妖于桃林,出来后便成了一个店小二,江湖上的种种她都不清楚,这样的妖又与人有何分别呢,一样兢兢业业地劳动,还没有部分人那样的勾心斗角。

白逍遥也是一个愚钝的人,他一开始对自己的情感方面看的并不透彻,也不了解自己将会遇上什么样的心上人。他只当做是对一只不知危险为何物的妖打趣,久而久之发现每次出城回山都要经过这片桃花林,他才明白出事了。

来客栈总是为她的不谙世事天真烂漫而感到高兴,她别的做的不咋地,就是端盘子这点不算是细活的功夫也偶尔会出差错,可是哼的小曲儿确实了得,她唱的高兴,他听的欢喜,每回一碟糕点,一支小曲,一壶白酒,够他消遣几个时辰了。

他说他有个外号叫白斩糖,只因喜欢吃甜食,这甜糕点成了他必点的东西。

客栈老板娘也是个明白人,看得出小年轻之间的互动是不一般,也偶尔拿他俩打趣。

现在白逍遥也可算反应过来了,疯了,简直疯了,他竟然会爱上一只妖。

你可是仙呀,怎么可以爱上她呢!

白逍遥深知其中的利弊关系,他本就是为了还江湖还天下一个安平的人,因此降妖除魔成了他的必要职责,当两个人的身份处于对立面时,便不再有可能性了。

她其实也明白。妖能是妖,除了一副好看的皮囊,还能通人性。

“今天你想听什么?”我知道你在恼什么,很可惜我只能以这种方式和你承担。

没有回答,白逍遥沉默不语,他不是没听见,他在想办法回答,想办法回答她,想办法回答她。

于是她自顾自地唱了起来。

桌上小酒杯等着客人满上,点心还等着客人吃进肚子里,老板娘仍磕着瓜子算着账本,她还在旁边唱着听过很多遍的曲子。

白逍遥纾解了眉头,你是妖,我是仙,有什么关系呢。

似是读懂了他的心思,哼曲儿的人也眉开眼笑。

人生相逢,如桃花遇剑,浊酒遇歌。

 

 

 

可惜纸是终究包不住火的。

事情是被下山取药材的一个门童发现的,他也不懂事,回昆仑山后便兴致勃勃地和撒扫地分享难得一次下山经历。

“平时高冷的师兄和那个漂亮姐姐相处的特别融洽呢。”

 

派里的人也是出于八卦之心才前去桃花林,这一去,便带来了让昆仑派大震动的消息。

 

像是早已有了准备的样子,白逍遥一声不吭地跪在大堂前。

“你说说你有何颜面对得起昆仑二字!”

“你完全不顾及自己的行为会给人、魔、仙三界带来怎样的危险!”师傅何田玉在他面前握着戒尺,大声地警告爱徒事情的严重性。平时喜爱唠嗑对白逍遥钟爱有加的撒扫地也沉默不语,一旁的鬼师妹更是被这场面吓地不敢吱声。

“蓉师姑快回来了,你赶紧把那只妖除了跟师祖师长陪个不是,不要落出个清理门户的境地。”何田玉背过身,把最好的方案告诉爱徒,还未等他放下戒尺,一直沉默不语的他忽然发话了:

“仙就不能有感情吗!”

手中的戒尺狠狠地打了下去:“你在跟我胡言乱语什么?她是妖!你究竟是被她下了什么药才如此糊涂!”

 

荒唐啊,师门不幸啊。这句话传遍了整个昆仑派,上到代理掌门下到煮饭炊妇,人人把这桩大事讲了个遍。

白逍遥还跪在大堂,除了之前反驳师傅的话,他再没说过一句。

这时候的仙,与人、与魔又有何区别呢,他暗自冷笑。

 

你是我遇到的第一千个妖,我是你遇到的第一个仙,多美好呀。

这句话是他与她相拥在火光里消失时对她说的。

 

 

白读书头疼,莫名其妙的头疼,集中于太阳穴位置。

他爬了起来,看了一眼时间,刚好3点整,不多也不少。

以往的习惯都是直接拿起手机,现在看着它静静地躺在那充电,消息灯已经灭了,很好,它冲完电了,也没有人找,很好。

本来是一个完美的状态,只是时间有点让人尴尬,现在又加上了一个头痛,深思熟虑一下,看来爬起来做什么都不行了,于是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决定睡过去,许愿天明前不要醒来。

迷迷糊糊间才发觉自己刚刚做了一个梦,他梦到的是一个仙与妖相爱而不得的故事。呵,这下可好了,勾起他回想梦的欲望了,这觉是不用睡得了。

很可惜无论怎么努力也只有一个大概的轮廓,好像结局并不美满,主角两人被世间所责备,生命在火中结束了。

白读书揉揉眼,感慨了一下白逍遥的勇气。我是不会有这样的胆量的,有这种自嘲想法的同时他透过窗户望了眼对面客栈其中一间客房。

她就住在里面。

天还没亮,昏昏沉沉地带着压抑感,不知是属于黎明前的特征还是会一直如此下去。

一天之间发生了太多太多事,他来调查哥哥的死因竟然遇上了自己都不知道比他大了11岁的嫂子。

他还动了情呢。

 

早上大家合伙破案时,两人的关系被扒了个精光:从未碰过面的叔嫂。

白读书知道他们有这层关系时后悔死互相介绍时自来熟般怼了她的名字,“说出这三儿字就不活泼,我是‘鸥 活 泼’”,不过她到还笑的挺开心的,果然人如其名。

白读书喜欢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好相处,但是他也很害怕她会想哥哥一样只是表面的快乐,所以情不自禁下就调侃了一番她的名字。

大家集中讨论时周围人也免不了一番起哄,他是不太愿意叫那一声嫂子的,心里起了一块关于辈分的疙瘩了。

可是当他抿着嘴有点害羞地叫了声“嫂子好”时,他瞅见了她笑,又顿时觉得幸福极了。

“现在他也不在了,嫂子就交给你了。”撒博士带着点捉弄的意味说道。

我也希望是这样,白读书心里想。

在去搜证的路上鸥活泼还和白读书有说有笑,“哎你怎么这么爱吃东西啊”她对这位大男孩打起了兴趣,“还专门挑甜食吃!小心蛀牙啊。”

鸥活泼这样像是带着一种长辈的语气让白读书有点不快。

为什么不是我先遇到的你。

白读书赌气般地把客栈里的甜点心吃了个精光,鸥活泼瞧着他鼓鼓的腮帮,又不禁笑了起来:“你这么爱吃回头跟我回广州吃点那里的特产呀。”

他差点就应了。

 

再然后,就是两个城市的故事了。

他们保持着联系,仅限于联系。每回北京下雪时白读书总是会拍张雪景给她发过去,不是想嘲笑南方人,是真的想和她分享。

看腻的是雪景,我是盼能和你看呀。

白读书对鸥活泼的情愫是惊讶的是激动的,也是羞愧的,想起她时很开心,可惜开心总是转瞬即逝的,因为只要她出现在脑海中,哥哥的身影也会随之而来,这时候他就觉得自己的这份感情很肮脏。

每每出现这种情况,他就无比地羡慕梦里的白逍遥。

白读书保持着吃甜点的习惯,鸥活泼也真会经常寄点东西过来,两人的关系不温不火,囫囵吞枣的日子就这么过下去了。

终于有一天他吃着点心,收到了一条消息:我要结婚了,你来吗?

他嚼啊嚼,嚼啊嚼,吞下了甜点,流出了眼泪。

爱情都是很卑微的,你在意识到爱上了之后,便会心甘情愿地投降。

白读书没有选择婚姻,他去了各个地方摄影,旅游,拍了很多照片,靠着自己的摄影技术出了名,成了著名的摄影师,后来还领养了一个孩子。

他会刷到关于她的朋友圈,里面记录了她的种种生活,生孩子呀,结婚纪念日呀,生日呀,他会看的很开心。踏实的那种开心。

如果那会我应了你一起来广州,你朋友圈的主人公会不会有我一份?

 

 

 

10月13日            星期五                阴

后天就是父亲的80大寿了,希望父亲能好好挺过这道难关,医生叮嘱了很多他都不听,也不知为何父亲会在医嘱上这么倔。老人家的脾气上来了还是要顺着,这几天要多去看望一下父亲了。

 

10月15日            星期日                晴

今天父亲80大寿,他笑得很开心呢,虽说牙已经不行了,可他还是吃完了那小蛋糕,父亲爱吃甜的还是没变呀。希望他能早日康复出院。

 

10月20日            星期五                晴

父亲像是料到了什么,今天很凝重地跟我说准备一下后事,还说自己身体情况清楚,要我在28号前准备好。我一直没有告诉他病情多严重,他也很乐观,身体状况却越来越不如人意。我很担心。

 

10月27日            星期五                阴

对我来说很突然,但是父亲却很安详离去了,临走前说了一句:“能缩小一点是一点。”我不懂。

 

10月28日            星期六                晴

后天父亲就要下葬了,今天收拾东西整理遗物时发现了父亲的一本笔记本,里面记录了他平时从来不跟我说的故事。

原来他有过爱人,可惜年龄与辈分的关系,他没有收获爱情反而都是遗憾。

我明白为何父亲临终前会说那句话了。

父亲这么爱吃甜食,大概是他心里太苦了。

 

 

 

 

白敬亭捧着手机,读完了又一篇稿子:“媳妇儿你看看我买的写手这次写咱俩的除夕贺文呗。”一转头发现王鸥已经在沙发上睡上了。

这几天她连夜拍打戏真的太累了,白敬亭给她盖上毯子,在她额头上轻轻留下一吻。

晚安,明天就是咱们一起过的第一个新年啦。

 

Fin.

 

 

 

这结尾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主要是我太皮了想过个好年,新年嘛还是开心点

非常感谢你们忍受我的文笔还看到了最后,我已经尽力在表达我想写的了(扶额

喜欢白鸥的各位呀很高兴能认识你们,一起走下去吧好不好,爱你们每一个人,大家新年快乐呀么么扎_(:з」∠)_ 欢迎留评      

 

评论(10)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