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饭的cp世界第一甜

是很菜很菜的咸鱼一条

【白鸥】灵魂互换

作者有病系列,请谨慎点开!!!

ooc预警!不上升!  

文章短  破900 tag朝1000而努力

设定现背,白鸥两个已经在一起,白去土耳其录综艺,鸥在缥缈录剧组

现在走还来得及!请做好心理准备!!!

 

 

 

白敬亭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一开始还以为是谁大清早缺德放音乐,后来发现不对劲,音乐伴随着枕头有节奏地将他震醒。

他不耐烦地往枕头底下一伸,嘟囔着谁恶作剧潜进他房间往枕头下塞手机就是为了闹醒他。

待他掐掉闹钟后瞟到了手机的黑屏令他感觉有些不对。

即使他现在睡眼朦胧。

等等……

“他”闭了眼,又鼓起勇气重新睁开。

还是不对劲……

正巧“他”感觉嗓子有点哑,清了清喉咙,却不是平时自己大老爷们的声音。

让我缓缓……

为什么黑屏的手机上反映出来的是王鸥的脸?

为什么我会变成她?

她现在是我吗?

一时间千言万语和脑子里所有的疑问都汇聚成一句话脱口而出:

“卧槽”

 

“王鸥”彻底是醒了,理智告诉自己要赶紧想办法,可是在下床走路后没几步就感受到了异样:

胸口沉重。

白敬亭没经验啊!这种事谁有经验啊!昨天还互相道晚安,睡个觉美滋滋谁知道大清早就来个换身!?

脑子还是灵光的,他想到了自己的身体现在会不会是她,赶紧抓起手机联系。

还得感恩现在手机是指纹解锁,要是数字图案啥的他可真的只能打紧急电话了。

一边庆幸着科技的进步一边打开微信

哟,给我备注的是夫君

不过给自己发微信这感觉也是奇妙

满屏都是自己的绿色聊天框,充斥着惊讶,疑问,无助

得,还睡着呢,估计醒了后也一样会抓狂

“砰砰”一声敲门声让白敬亭放下了手机,“鸥姐,你醒了吗?”助理小声询问,探了个头进来:“要赶紧哦,今天你的戏份很重,早点准备好。”

“噢噢,好的好的。”白敬亭敷衍回答了句,这情况要怎么准备啊,真主还没起床诶,又不忍心一通电话吵醒她。

看了一眼床头放着的剧本,上面被她涂涂画画了许多重点,有些地方还专门批小注应该怎么演。

算了算了,演戏嘛,我也会。硬着头皮上去演一下。

白敬亭抓紧时间洗漱,正刷着牙却看镜子入了迷,还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

我媳妇儿真好看。

洗漱完毕就要换衣服了,那么问题来了:

虽然他无数次想过媳妇儿的身体肯定是让他沉醉的,现在还有让他摸个遍的机会摆在面前,究竟下不下手呢?

白敬亭低头看了一眼睡衣

咳……别了吧,自己摸自己,也太流氓了点

绅士,绅士

以后有的是机会摸嘛。

白敬亭正为自己的风度而得意,助理的一声催促又让他慌张了几分:“鸥姐?好了吗?”

“快了快了!”

折腾了一段时间,终于打开门,看到助理急慌慌站着等:“鸥姐今天怎么这么慢,快来吃早餐要开工啦。”助理纳闷王鸥今天的反常,拉着她进了化妆间,“你边吃化妆师边帮你弄吧。”说着指了指放在桌上的包子。

白敬亭心里有点过意不去,有对助理的,也有对王鸥的。

他也总不能告诉助理是不会扣bra带才这么迟的吧。

 

 

 

王鸥醒来第一件事是看手机,她是为了看时间,直觉告诉她今早肯定睡的昏天暗地才醒。

果不其然,十一点有多了……怎么助理竟然没来提醒吗?

摁开手机的同时发现自己的名字送来好多条消息。

啊?这什么情况啊?

咦?我昨天做的美甲呢?

诶?这睡衣不是我买给小白的吗……

 

“卧槽”

 

“白敬亭”点开微信,聊天框一开始全是感叹号和问号,后面便是询问和关心了

—媳妇儿你还好吗?我变成你了!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今天的戏我会努力完成的!

—没敢打电话给你怕吵醒你

—但愿明天会恢复正常吧

—媳妇儿你身材真好

—今天是去土耳其的第一天,所以是休息,明天才正式开录节目,饿了直接下到酒店二楼就是餐厅啦

—我去拍戏了,别太想我

 

王鸥看完聊天记录,心里的绝望没有之前强烈了。

还是挺会安慰人的嘛。

就是,今天的戏,唉。

能怎么办呀,日子还是要照过的啊,她也总不能让自己不拍戏耽误整个剧组的进度吧。

想这么多干嘛,起床去喂饱白先生的肚子先。

她下床换衣打扮,往行李箱走去

两腿之间的东西晃了几下

是有点不习惯啊。

 

“白敬亭”一身白衬衫加牛仔去到餐厅,简单又干净,恰逢午市,来吃自助餐的人还是挺多的,好不容易找到位子坐下,有个熟悉的身影坐在了对面。

“唉,早上怎么不见你,不会现在才起吧?”魏大勋乐呵呵地调侃。

“恩。”王鸥不敢多说话,怕露了馅。

魏大勋咬了一口香肠:“哟,这有点焦啊,”抬头看到了“白敬亭”盘里的食物,“你这个好像烤的好点”,没说完一叉子就过去了。

“这个我吃……”看着魏大勋已经嚼得津津有味,“过”字被王鸥硬生生咽进了肚子里。

“大老爷们的怕啥呀,”腮帮子鼓鼓的,还挺理直气壮,“下午去打球呗。”

王鸥差点喷了出来,这哪行,我一点都不会,打个空气吗?

“不了不了……恩……坐飞机太久有点不习惯,我今天还是休息吧。”赶紧找个理由搪塞过去,结果没想到还挺有效。

“这样吗,那我自己去好了,”魏大勋有点失落,“你今天脸色是有点差,吃的东西还这么少。”

好不容易推脱掉打球,正准备告辞回房间躲着,坐在对面的魏大勋忽然开口:“我怎么感觉你今天怪怪的?”

“……哪里怪”

“不是怪,就是有点娘”

“?”

“不然你干嘛内八坐了一中午。”

 

 

 

今天的“王鸥”是要跟刘昊然弟弟搭戏。

戏里王鸥饰演的苏瞬卿要给刘昊然饰演的吕归尘梳个头,还有几句对白。

已经NG好几次了。

第一遍是昊然弟弟因为梳头有点痒所以笑场了,第二遍是“王鸥”梳的太用力了,差点把头套都弄下来,后面的要么是梳的昊然弟弟直喊疼要么是苏瞬卿的一举一动都太阳刚了。

白敬亭心里苦,还不能说出来。

一个大男人对着另一个男人梳头,这体验真的没谁了。

好不容易过了,下一场还要对着李光洁叔叔的息衍演感情戏。

苍天啊。

 

白敬亭今天拍了一天的戏可累了,他回房间后简单报告了一下今天的情况到声晚安就倒头就睡了。临睡前祈祷着老天爷别在调皮了。

老天爷也是听话的,第二天的睁眼告诉了他们答案,一切又变回原来的样子,唯独手机里的聊天记录告诉他们确实不是梦。

 

还是自己的身体好,虽然小白,挺大的。

王鸥起床开工,出房间门看到助理恭候着:“鸥姐,最近累坏了吧?”

“啊?”

“饭量都变大了,昨天你吃了两人份的饭忘记了?”助理拎起一袋大包子,“都吃完哦,不然没力气干活。”

其实包子这问题也不大,王鸥也能吃,就是纳闷为什么昊然弟弟看她的眼神怪怪的。

 

 

 

Fin

 

 

 

 

 

好了,又是不知所云的一篇,谢谢每个看完的小伙伴!你们都是小天使!

我知道你们有东西想对我说的,欢迎留评_(:з」∠)_

啊,我知道你们想动手,不用不用,我掌一耳光给自己

达噶一起向1000 tag进发吧!!!!!

 

评论(22)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