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饭的cp世界第一甜

是很菜很菜的咸鱼一条

FF14短记

我背着弓,途经了荆棘森,穿过由巨树干搭通的精简隧道,出口方的平地张牙舞爪着一只病害树精。他漫无目的地徘徊在这片小区域,一遍又一遍的来回,也不觉得闷。可能是习惯成自然了。

对于像我从树干钻出来的旅客,它呆滞又木讷的眼睛稍微亮了一下,随后又背过去走了无数遍的路线。我本准备绕个大圈避开它的,现在看上去好像没有必要了。
我有一点难过。上一次难过是乌尔哈达连绵不绝的小雨,烦躁而让人不安的雨,再上次是进入丧灵钟时灰蒙蒙的石墙壁令我觉着有点悲伤。

那颗老树精沉甸甸的脚步声逐渐远去,我忍不住回头望它,也许大地神的抒情恋歌也是在多愁善感的情绪下完成的呢。

我还是钟情于使我短暂安逸的叙事谣,尽管我身为贤者,却吟游魔人。

评论